【泉州晚报】刘再复:乡韵•乡亲•乡情
发布日期:2011-04-19 09:15:32  信息来源:admin  浏览量:78
来源: 《泉州晚报》2011年4月19日第9版 演讲会现场   为热心读者签名     人物名片   刘再复,1941年生于福建省南安县刘林乡(现南安市码头镇刘林村)。1963年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并到北京工作。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、中国文学研究所所长、《文学评论》主编。在美国、瑞典、加拿大等国家及香港的高校担任过客座教授和访问学者。   著有《深海的追寻》《性格组合论》《鲁迅美学思想论稿》《文学的反思》《放逐诸神》《现代文学诸子论》《传统与中国人》(与林岗合著)《红楼四书》《双典批判》等四十多部学术论著和散文集。作品已被译成英、日、韩、法、德等多种文字。     23年前,刘再复曾造访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,并题词:“成功,属于不被命运所击倒的人与黎明大学的同学共勉。”   昨日下午,刘再复应邀故地重游,在黎大发表了题为《双典批判——对〈水浒传〉和〈三国演义〉的文化批判》的精彩学术演讲。   不论是在演讲当中或是之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,刘再复对故乡的眷恋之情都溢于言表。   结缘黎大   我的人生中有“黎明情结”   演讲前,黎大举行了简短而庄重的聘任仪式,聘请刘再复为黎大特聘教授。   接过聘书,刘再复深情地讲述了自己重返黎大的感受。“这已是我在这个月第三次接受高校的聘任了。此前两次是参加母校厦门大学90周年校庆期间,被厦大国学院聘为荣誉教授,被厦大人文学院聘为兼职教授。今天的感受特别强烈,因为我的人生中仿佛有难以割舍的‘黎明情结’。”   接着,刘再复解释道:“多年以来,我每天都是早上六点即起床看书写作,这个习惯是受曾国藩影响。曾国藩曾教育他的弟子要‘黎明即起,醒后勿沾恋’,这和‘闻鸡起舞’的意思一样。我认为,‘黎明即起’不光是每天多争取两个小时的时间,而是一种积极的心灵状态。心灵状态决定一切!”     难忘故乡   希望家乡泉州能出“天才”   离乡多年,刘再复此次回到泉州,主要是来看望南安国光中学退休教师、年近九旬的舅舅叶重青先生。   而故乡泉州的变化也让刘再复感到惊叹,他用了“家乡巨变”一词来形容自己此行的感受。   “记得有人问我:你追求过怎样美丽的灵魂?我说,榕树。我时常思念着故乡的灵魂榕树。我曾写过一篇散文,题目是《榕树,生命进行曲》,故乡的榕树是我永恒的爱恋。我们泉州有深厚的文化积淀,在南宋时期就相当于现在的上海、杭州,文风鼎盛。所以我特别希望,今后在泉州能诞生文学天才。”   怀念母亲   我母亲也是严厉的“虎妈”   去年,耶鲁大学法学院华裔教授蔡美儿的《虎妈战歌》,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引起轰动。该书介绍了她如何以中国式教育方法管教两个女儿。“虎妈”的教育方法轰动了美国教育界,并引起关于中美教育方法的大比较和大讨论。   在美国生活多年,刘再复认为美国人对子女的教育比较宽松,但过于自由;而中国人则对孩子要求过于严格,一味追求分数。“我认为对子女的教育无论是严还是松,都要有个限度。教育最重要的是,要培养孩子对专业的兴趣,乃至对学科的信仰。”刘再复微笑说,“但在我小时候,妈妈对我的管教也是很严的,考试考不好,不仅会挨骂,还会挨打。可是,我始终敬重我的母亲。”   原来,刘再复的童年尤其是少年时期,一直处于极端的贫穷之中。1948年父亲去世时,他才7岁,当时母亲叶锦芳才27岁。除了刘再复,母亲还必须抚养两个弟弟,最小的弟弟才出生两个月。多年以后,刘再复回忆说:“上小学时,她无法给我交学费。幸而我的小学有一项制度,凡期末考试全班第一名的学生,下学期可免学费。母亲给我的要求是非读第一名不可。有一个学期的期中考得了第二名,我不仅自己痛哭,还被母亲用竹枝狠狠地打了一顿。”   父亲去世后,母亲没有再嫁,辛苦地把孩子们拉扯大。母亲一生坚贞,对刘再复的思想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母亲逝世后,刘再复在《慈母祭》中写道:“从二十七岁开始守寡,至今守寡整整六十年。中间没有其他故事,她不仅是守望着我父亲的亡灵,而且是守护我们兄弟的生命与心灵……尽管我并不赞成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节烈观念,但对于母亲的情操与品行,一直十分敬佩。她的坚贞精神,甚至影响了我的立身态度,尤其是对真理的态度。我相信,母亲的情感态度进入我的潜意识,塑造了我的文化心理和文化性格。此时想想,我的笔直心肠,我的书呆气质,我的内心律令,还有相关的心灵特征,都是母亲给予的。”     中国古典文学价值批判   刘再复《双典批判》主题演讲撷要   ●文化批判与文学批评是两个很不相同的概念。文学批评的对象是文学,其批评标准,一是考察文学的精神内涵;二是考察文学的审美形式。我所理解的文学包括三大要素,一是心灵;二是想象力;三是审美形式。文学批评乃是对这三者的把握。而文化批判的对象则是蕴含于文学作品文本中的文化意识。它只涉及精神内涵,不涉及审美形式,它与心灵有关,但与想象力、审美形式无关。换句话说,在进行文化批判的时候,必须悬搁审美形式、想象力等要素,而直接面对文学作品的精神取向、思想观念、文化意识、人性原则等价值要素。对“双典”的批判,正是对其核心价值观以及相关的思想文化意识的批判。   ●对于《水浒传》和《三国演义》这两部小说,从文学批评的角度说,应承认它们是非常杰出、非常精彩的文学作品,不愧是文学经典……但是,我们又要拒绝这两部作品中所蕴含的毒气与血腥气,从价值观上指出:这两部作品,固然是“大才子书”,但又是“大灾难书”。一部是暴力崇拜;一部是权术崇拜。   ●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,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不把女人当作人,即当作尤物、器物、动物等,骨子里都对女人有种极端的蔑视。但是,《水浒传》更多地表现出对妇女的杀戮,而《三国演义》则更多地表现为对妇女的利用。《三国演义》中的女子简直像政治马戏团里的动物,一个一个被推到政治前台作表演。   ●《三国演义》展示一条规律:谁伪装得最巧妙,谁的成功率就最高。表面上看,魏、蜀、吴三方是力量的较量,实际上是诡术的较量,即骗术与伪装术的较量。论群体的力量,曹营大大胜出刘备集团与孙权集团,但是,在赤壁之战中,曹操被打得落花流水,狼狈逃窜,险些丧命。曹操不是输于力量,而是输于诡计,他完全没有识破刘、孙联军的那么多诡计,不断上当。   ●在《水浒传》展示的从“官逼民反”到“民逼官反”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两种怪物。一种是专制皇权政治造成的以“高俅”的名字为符号的怪物,这种怪物仰仗专制机器逆向淘汰的黑暗机能,爬上权力宝座的塔尖并为所欲为无恶不作。另一种怪物,是造反大战车造成的以李逵、武松、张顺的名字为符号的怪物。这些怪物本来质地单纯,但在“替天行道”的造反合力下,一味只知服从杀人的命令,只有力量,没有头脑;只有兽的勇猛,没有人的不忍之心。   ●《三国演义》是中国权术、心术、阴谋的大全。《水浒传》两个大命题都是错的,第一个“造反有理”,凡造反使用任何手段都是合理的,也就是在“替天行道”的名义下,什么都可以干。另外一个大命题就是“情欲有罪”,其实就是生活有罪,所以女子个个都变成罪魁祸首。 (本文来源:泉州晚报http://news.163.com/11/0419/07/7202GB1M00014AED.html )
核发:admin 收藏本页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